首頁 > 新聞 > 行業 > > 疫情催生下的產業大變局

[]疫情催生下的產業大變局

查看: | 2020-03-31 09:05:47|發布者: 中房陳老師

從1978年到2008年,改革開放之后三十年的中國商業史,吳曉波這樣描述,人們從宏觀上看出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艱難和民營企業在突圍中的奮斗,...
\

    從1978年到2008年,改革開放之后三十年的中國商業史,吳曉波這樣描述,人們從宏觀上看出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艱難和民營企業在突圍中的奮斗,無論成功與失敗,都真實地映襯出中國騰飛中沉重的翅膀。
    “過去的三十年是如此的輝煌,特別對于沉默了百年的中華民族,它承載了太多人的光榮與夢想,它幾乎是一代人共同成長的全部記憶。”
    從2008年到2018年,又過去了10年。從歷史潮流的發展順序上看,2019年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后第五個十年的新起點和新征程。從中國政府的發展規劃上看,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
    時代,在這個承前啟后的節點上縱橫交錯,纏繞交結。這一兩年之間,對中國來說,是一些偉大歷史的結束,也是一些新宏大藍圖的序言開篇。
當人類社會進入21世紀,世界的變化幅度遠超整個人類發展歷程的所有前序。麻省理工學院(MIT)媒體實驗室認為,21世紀每一個10年的發展速度都超過人類有史以來前面所有時長的發展總和。
    2020年,一場肆虐全球的傳染病讓中國與整個世界格局的變動產生了巨大的推力,有的學者認為,這次變局,正在加速促進新的世界格局變化的到來。
    疫情在全球蔓延,而中國國內的陰霾正在快速地散去。從中央到各個省,各個市,乃至于各個村鎮,整個中國的經濟體如同被按下去很久很深的彈簧一樣需要爆發,需要急切地舒展,從企業到個人,內心之中充斥著憤激的氣概,開啟奔跑。
    3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提出,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3月21日,工信部發布《關于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的通知》,從加快新基建等6個方面出臺20項具體舉措。
\

 

    新基建,代表了新的投資領域,代表了更廣泛和更深入的科技與商業的深度應用。在全世界范圍內,中國政府具有獨一無二的強大動員能力和組織能力,裁判員和運動員的雙重身份,影響著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的走向和產業格局。
新基建,會帶來什么,改變什么?

01 產業互聯網:一切智能化

    其實,從大佬的一些變局,就能窺見發展的大趨勢。
    2018年開始,互聯網公司不約而同面臨著持續增長的壓力。變革成為關鍵詞。2018年9月份,騰訊自頂層開啟了一場大規模的組織變革,在此次變革中,騰訊向業界發出強烈信號:開啟面向B端的產業互聯網。騰訊論及的產業互聯網是指:云計算、大數據、信息化解決方案等等面向B端的賦能業務。
    從騰訊到阿里,以及百度、字節跳動等等,產業互聯網仿佛開啟了一個新的經濟魔盒,產業互聯網的討論熱度被不斷推高。
    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認為,消費互聯網時代是物理的,產業互聯網時代是化學的。消費互聯網面向C端,成功的關鍵在于獲取流量,尋找融資,放大勢能,接近物理變化。而產業互聯網的發展速度往往是先慢后快,跨越拐點之后會陡然加速。
    在未來,大眾將面臨一個知識爆發,人際融合,產業大交叉的時代,人工智能、物聯網將變成最大的紅利,為每個企業帶來全新的模式變革和發展可能。
    產業互聯網的本質,是新技術對B端企業進行全面的改造和革新,通過數據上云,大數據打通供給端和需求端的渠道,深化產業變革。
    對傳統企業來說,產業互聯網的誕生和大發展,將進一步倒逼企業加速線上化轉型,加速數字化改革,加速運營模式的創新,加速效率革命。
    無論對于大企業還是中小企業來說,不得不面對的話題是,在企業的內部管理、業務流程如何不斷優化并實現在線的信息化和高效協同,而線下實體業務場景智能化,產業鏈上下游企業之間的數字打通,共同融合,協同發展更是進一步需要邁向的新方向。

02 第四次效率革命

    1992年,克林頓在他的競選文件《復興美國的設想》中,這樣說:50年代建立的高速公路網,使美國實現了飛速的經濟發展。在人類將要邁入信息時代的21世紀,美國若要繼續繁榮,就必須建設通往未來的新“道路”。
對于中國的發展軌跡大體上也是如此,只不過中國的現代化過程,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相對于在去年提出的“新基建”,老基建指的是物理狀態的國家基礎設施。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中央政府推出4萬億的刺激政策,其中一項包括:加快鐵路、公路和機場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重點建設一批客運專線、煤運通道項目和西部干線鐵路,完善高速公路網,安排中西部干線機場和支線機場建設,加快城市電網改造。
老基建的震撼面世,讓大量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機場、城市軌道交通,大型城市綜合項目的上馬,讓國家現代化發展具備了基本框架,如同發育的青年首先第一步撐大了自己的骨架。
    而新基建與老基建最大的差異在于,新基建是智慧化的改革,提高的是整個國家的生產效率。如果說老基建是骨架撐大,那么新基建就是大腦的擴容。
    所以,新基建的布局發展,意味著整個生產體系必須進一步提高效率,提高資源的利用率,面向市場創造更加與眾不同、與以往不同的價值鏈條。
    從微觀的角度來看,在顯微鏡之下放大每一個企業,如果依然沿用陳舊的模式和生產作業方式,提供一成不變的產品和服務,是多么危險。
    只有在回顧人類歷史上那些重大的效率革命的時候,我們才能深刻體會,舊船票登上新船是一件多么尷尬和愚蠢的事情。
\

 

    人類歷史上發生了重要的四次效率革命,而且一次比一次時間更短:
    第一次效率革命:從采集社會到農業社會的革命。在智人出現之初,社群和部落是主要的組織形式,人類靠天吃飯,狩獵、采集獲得生活資料。當進入農業社會之后,人類學會了耕種和畜牧業,人類開始定居,自給自足,種群得以更大范圍的擴散和繁衍。
    第二次效率革命:工業革命。從農業社會進入工業社會,人類學會了利用蒸汽動力、電力來提高生產效率。人類實現大規模生產,物質極大地豐富,生活水平進一步提高。尤其是交通工具的出現、機械化生產的出現,讓人類的效率極大提高。
    第三次效率革命:互聯網技術。進入二十一世,互聯網技術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進入人類社會生產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聯網技術相較于前兩次效率革命的不同在于:前兩次的革命是基于能源的革命(農業時代的灌溉、牲畜力),而互聯網革命是基于信息的革命,也就是說,互聯網讓信息更加透明、共享,交易的買方和賣方信息更加對稱,實現了資源更優化配置。
    第四次效率革命:智能革命。今天的我們也許正處于人類社會智能革命的前夜。機器可能記錄一切,分析一些,從而做出更加優化的決策和行為。比如對企業的經營來說,在什么時間應該生產什么,生產多少,哪些人群更喜歡,他們在哪里,這一切的答案都可能在智能革命的演化之中,變得更加清晰和確定。

03 柔性制造,從C到M

    企業,是社會的細胞,更是衡量一個國家強勁還是衰微,奔騰不息的心跳與脈搏。
新基建帶來的產業變革和國運變遷,需要更加俯視和聚焦于企業的層面,企業將會面臨著哪些變革和挑戰?
    所謂的柔性制造,是以消費者為導向,以需求確定生產的方式,其所對立的傳統的“剛性”是自動化生產線實現單一品種的大批量生產。
    小批量生產,考驗的是企業在生產線和供應鏈的反應速度。但是,在當下,個性化定制還并不一定能夠得以廣泛實現。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柔性制造代表一種新的商業思想的變遷:更加尊重客戶,無論是生產亦或是營銷的過程,讓客戶盡可能地融入到企業的環節。
    柔性制造的本質在于“參與”,尤其是現在,當互聯的自由主義思想文化盛行,對B端的企業來說,柔性化價值是勢在必行,雖然柔性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各行各業并不盡相同。
    比如說制衣,可以做到千人千面。但是如果是汽車制造,則不可能實現百分之百的不一樣,而只能在一些有限的選擇框架之下供客戶進行組合。
    但是,柔性的趨勢給了企業一個警示和啟迪,就是說,在當下以及未來,企業就必須開始有意識地鼓勵C參與到M中來。
    比如說,在電子商務出現之前,從來沒有哪一個行業的品牌和產品,消費者對它們的考量由其他廣泛的先前用戶的評價來決定。但是,隨著電商的廣泛影響,淘寶、美團、大眾點評網所帶來的商業模式即是柔性的。消費者購買選擇之前,首先看其他人對店鋪的評價怎么樣,是鉆石還是皇冠,這就是“參與感”的最直接表現。
    柔性化的指導意義,在現階段,哪怕在營銷方式上和溝通角度上的變化,企業都要俯身傾聽客戶怎么說,需要平等地跟客戶進行有趣的互動,而不再是填鴨式以廣告的狂轟濫炸獲取信賴和認可。
    柔性制造,柔性溝通,柔性的交易關系,最終指向是:讓客戶最大限度地參與到企業的日常經營,本質上來說這才是真正的尊重客戶,以客戶為中心。

04 以Z世代為中心

    信息化帶來了交易方式的改變,也帶來了需求的變化,而最為深層次的變化,是人們的文化和價值觀的變化。
    今天的任何一家企業,如果沒有對接互聯網文化,并且研究它,認識它,應用它,即可能是悲劇的開始。
    Z世代人群,正在成為社會財富創造的主力,也在成為消費的主力,更加成為對固有舊文化、舊產品、舊服務和一切舊供給方式顛覆的主力。
    對于企業的傳播方式來說,與當下的年輕人群做溝通是一節“必修課”。只有了解當下社交網絡語境,和Z世代的圈層文化及審美傾向,才有可能熟練掌握與年輕人的溝通技巧。
    Z世代(Gneration Z),也就是1995年以后至2000年出生的年輕一代人群。據統計,目前中國的95后至05后群體已達2.64億人,占據總人口的18.9%。他們正在創造著自己獨有的圈層和文化,并且正在釋放制造流行的潛力。

 \
 

    比如說,在當代社交網絡上,人們的情緒正在經歷“通貨膨脹”。過去當人們敲出“哈哈”二字來表示自己笑了,但現在即便是敲出“哈哈哈哈”的人依然可能是毫無表情,非要敲出“哈哈哈哈哈哈哈”才能表示“真的好好笑”,這個現象被戲稱為“通哈膨脹”。
    不僅是“哈哈”遭遇了這樣的命運,許多詞匯隨著時間的推移被頻繁地使用過后,其內涵也會變得越來越淡。比如過去形容一位女孩漂亮,可以用“美女”稱呼她,但如今“美女”已經成為了“女性”的代名詞,后來“美女”又迭代成了“女神”,但它依然沒有逃過通貨膨脹的命運,如今要使用“仙女”才能勉強表達出對一名女性外貌的仰慕了。
    隨著智能時代越來越發達,年輕人群的文化體系就會變得越發脫離傳統。年輕的人們隨時隨地浸入虛擬世界,虛擬世界已經成為他們交流和娛樂的主要場所,他們構建起更加封閉和細分的圈層,創造出與同好交流的一套獨特的價值觀和話語體系。
    當年輕人日益成為“原子化的個體”,更傾向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被打擾,顯得孤立甚至隔絕的時候,企業如果想要向他們推銷自己的產品或者服務,首要的自然是走進他們,理解他們,嫁接他們的價值觀,并且要以他們為中心。
因為在未來的5至十年中,他們才是主宰,是主流。

05 結束語:新的商業言說

    新基建圍繞信息化,智能化和數據化,它超越了互聯網的范疇,也超越了商業的范疇,它會成為未來世界的交通網絡、能源網絡和公共服務網絡。
    這一整套環環相扣的新基礎設施,甚至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它是戰略,是方向,是新的商業模式,更是一整套的行為方式和文化價值體現。
    新基礎設施建設會成為最底層的邏輯體系,其上搭建新的商業模式,輸出新的產品和服務。而在這些新的產品和服務之上,則需要思考新的商業言說.
    如果說新基建的搭建是工程師和科學家們的任務,新產品和新模式輸出是創業者的任務,那么新的商業言說則是更為廣泛的企業家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在未來不久的年月之中,商業需要向每一個受眾表達什么,新的場景是什么,新的傳播方式是什么,新的產品和服務其獨特銷售主張是什么。
    新基建,正在催生新的商業,而中國也許恰恰會如同在這次疫情之下第一個面對挑戰,第一個遏制蔓延,第一個走出陰霾的經歷一樣,會再一次,第一個成為全球新經濟的引領者,開創者和起跑者。

www.dnifyfpy.buzz
除非注明,文章均為 中房商學院 原創,本文地址:


推薦文章

更多

    名稱:中房商學院



    微信號:zfxedu

    掃一掃二維碼即可關注領獎

    快乐赛车是官方的吗